欢迎访问:97mm草莓视频免费-草莓100视频在线播放-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是专属於我的乳胶肉便器

妈妈是专属於我的乳胶肉便器

在南美洲待了半年才回家的老爸,不过三天又奉命出差去了,堆满整张沙发、令人眼花撩乱的礼物成了他对全家的小小补偿。

  大我两岁的姊姊正处於大考倒数阶段,每天回家除了吃饭洗澡外都窝在房间里。年近四十的妈妈则是刚升上课长,忙着处理工作交接的事情。就算数学再怎么差,用消去法就知道我正是处理这堆垃圾的不二人选。

  老爸挑选礼物的眼光相当微妙,大概有三分之一是垃圾,三分之一是思考过用途后判定为垃圾,剩下才是值得收藏或是拿来使用的东西。也就是说,基本上我花了整晚在做垃圾分类。

  整理完毕已经是晚上八点,妈妈带着两人份便当回家,进门就凑到我刚整理好的垃圾堆前。

  「小灿,晚餐回来啰──这些都是要丢掉的?」「是啊,都是些搞不懂买来干嘛的东西,连土着面具都有。」「你爸就喜欢这些吧,看他外派办公室的照片挂满奇奇怪怪的装饰品……欸,这个盒子看起来好精致!」

  「金玉其外啦,你打开就知道了。」

  妈妈把便当袋与包包递了过来,喀喀作响的高跟鞋都没脱,就一脸期待地蹲到垃圾堆前,拿起被她看上眼的一个木盒子,用俗气的红色指甲对表面又敲又刮的。

  「声音不错,而且有纹路耶!」

  「先提醒你,只有盒子精美喔。」

  这句话由我这个垃圾分类专家来说绝对值得信赖,可是看上猎物的妈妈才不以为意,非得亲自踢过铁板才甘愿。在我开始扒饭时,对手中木盒品味再三的妈妈终於喀地一声打开了它。里头只塞一件看起来不知道易主多少次、很脏很旧的眼罩。

  「这、这么精巧的盒子,居然放二手眼罩……?」「我就说吧。」

  「生气──!」

  「气完就赶快来吃饭,都已经半凉了。」

  「你都不阻止我,害我梦想破灭!超生气──!」有时会看到妈妈透过视讯向爸爸鼓着双颊、假装气呼呼地说出「生气──!」之类的话,大概是在装可爱吧。虽然不想对爸妈的亲密互动评头论足,当撒娇对象换成我和姊姊就很尴尬了……但是妈妈很厉害,可以迅速转换心情继续做她的事情,好像一切不曾发生过。

  「这个眼罩应该是手工织的,会不会其实很有价值?」「脏成那样只能说是垃圾吧。」

  「说不定戴起来很舒服之类的。我看看喔……」-原以为妈妈只是说来安慰自己的,想不到她还真的把那脏到我连碰都不想碰的眼罩套到头上去。这么一来也能让她彻底死心吧。

  「这样套吗?还是再往下拉一点……」

  那种脏兮兮的东西越看越倒胃,还是看我的电视好了。

  「嗯……嗯?欸?卡住了?」

  笨手笨脚也算是我家妈妈的特色,不过我可不是会帮她猛按赞的老爸。

  「小灿……齁……齁哦……吗?」

  「什么啦!你就直接扯下来──」

  听到妈妈发出有点奇怪的声音,一瞬间想歪的我赶紧驱散脑内的妄想,有点生气地转过头去看向她。不料那个脏眼罩就像活体似地黏在妈妈双眼上,一颤一颤地,连远在三公尺外的我都清楚感觉得到它的脉动感……而妈妈的脸正以眼罩为中心,迅速化为表面带有光泽感的淡紫色。

  「齁哦……哦……哦哦……!」

  死命撑开的红唇……缠绕着唾液伸长的舌头……似乎在努力迸喊求救、却只发出呻吟的嗓音……被这光怪陆离的一幕吓到的我,竟然觉得妈妈的样子有点性感……

  「灿……参……ㄘ……ㄘ哦……哦哦……!」

  等到我的双腿停止打颤时……

  「哦……齁……!呜……呜齁……哦哦……!」妈妈脖子以上已经全部化为淡紫色乳胶状,轮廓依然看得出来,只有嘴唇的颜色呈现深紫色,微微发颤的口腔内也都成了乳胶的模样。她的头发凝成一束一束的,依然保留长发披肩的外观。

  「呜齁……!呜齁哦……!哦哦……哦……!」妈妈她那乳胶化的深紫双唇仍在摆动着,可是动作没那么灵活了,同样呈现乳胶状的舌头不再滴下唾液,而是以更加下流的姿态漫无目的地伸展、舔弄着。

  「妈妈……」

  看着妈妈富有生气的脸庞变成现在这种只能发出呻吟的乳胶状,我不知所措的同时也勃起了。

  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敢伸手碰触那团活体似的眼罩。

  害怕变成那样。

  害怕失去妈妈。

  越来越失控的不安中,却也有着与之相应的性欲……我就这么呆立在原地,听着妈妈用她那富含光泽感的紫唇发出下流的呻吟,眼睁睁看着乳胶化现象往她的身体蔓延。

  「哦齁……!哦……哦哦……!」

  不管是肌肤还是衣服,首先都会呈现出匀称的淡紫色,若是肌肤似乎就这样定了,衣服的话则会溶解消失,让表面回归裸体的形状。当妈妈上半身在一阵享受似的呻吟下完全乳胶化,平时隐藏在套装与宽松衣服下的F罩杯赤裸裸地曝了光,硕大而有些下垂的巨乳弹性十足地垂晃於胸前,掌心大的超级乳晕和粗挺的奶头都化为与嘴唇相同的深紫色,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

  不光是映照出十足光泽感的紫色双乳,与那对大奶一同束缚在套装下的丰满腹肉也完全呈现垂放之姿,饱满柔软的紫色腹肉比起穿着衣服、缩紧小腹时更加色气,就连肚脐的凹陷感也以惊人的细致度重现。妈妈的腹部完全乳胶化之后,紧接着就是两腿之间了。

  「呜齁哦哦哦……!」

  就在那件染上紫色乳胶的窄裙凹陷成大腿外观时,乳胶化以来都蹲在原地的妈妈忽然仰首迸出绵长的呻吟,颤抖着的双腿之间泄出了金黄色尿水。臭尿在她的红色高跟鞋之间形成一座金色的池子,当尿汁不再滴下时,妈妈那半截乳胶化的大腿往外松了开来,露出光秃无毛的深紫色淫肉──大阴唇隆起,小阴唇肥厚而外翻,阴蒂从厚厚的包皮间挺立起来,乳胶玩具般的阴道面朝我的方向强烈收缩着。

  频频淫鸣的紫唇、泛着光泽的舌头、又大又圆的乳晕、长而翘挺的乳头、热情呼吸着的肉穴……当妈妈彻头彻尾变成乳胶状女体时,她脸上的活体啪答一声摔落到地面,蠕动一番后又变回原先那个脏兮兮的眼罩了。

  「呜齁……!齁……齁哦哦……!」

  而妈妈她……却成了淫叫不止的乳胶物-

  不是没有想过打电话报警,可是我总觉得应该先确认妈妈的状态才对──杵在原地犹豫了好一会儿,我终於还是输给了好奇心和股间的冲动,搭着帐篷来到了蹲叫着的妈妈身旁。

  「妈、妈妈,你听得到吗?」

  「嗯齁……!嗯齁……!」

  微微颤抖着点了两下头,似乎还听得懂我说的话。

  「那……看得见吗?」

  「齁哦、哦……!」

  这回是摇头。动作比刚才还要激烈,那对光滑的巨乳跟着沉重地跃动着。所以妈妈并不知道我对她这副模样勃起了……

  我吞了口口水,一时间不知该问什么、也不晓得自己能弄懂什么,单纯在好奇心作祟下抛出这么一道问题:

  「你……很舒服吗?」

  像是痉挛般不时微颤、又不断发出下流呻吟的妈妈抬起头来面向我,深紫色嘴唇开开地停顿一会儿,似乎是在犹豫。我屏住呼吸,心跳加速地静候妈妈的答覆。不料妈妈这次没有点头或摇头,而是维持仰首姿势噘起了唇、伸出长长的乳胶舌头,灵活地动起舌尖。

  「嘶噜!嘶噜噜!嘶噗噜噜!嘶噗噜!」

  凹陷进去的双颊、向前延展的人中、噘成圆状的双唇、高速舔弄的舌头──妈妈就像在含舔着什么似地,对着我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

  这一瞬间,不安与欲火同时突破了极限。既害怕又亢奋的我脱去了衣裤,对着嘶噜噜地舔弄着空气的妈妈挺起早已按捺多时的肉棒。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这么做会不会获得原谅呢……脑子乱糟糟地想着这些事情时,右手自动握紧发热的阴茎根部,将兴奋颤抖着的肉棒推往高速弹动的乳胶舌头。龟头与舌尖相触的那一刻,我知道已经无法回头了,乾脆用左手压住妈妈的头,在掌心感受到体温的瞬间、一鼓作气把肉棒塞入妈妈的嘴里……!

  「噗啾……!噗啾啾……!」

  一股与其说是乳胶、不如说好像套了层极薄保险套的口腔触感温暖地包覆住肉棒,含着肉棒表面的乳胶带有微弱油腻感,吸吮起来既顺畅又舒服……快感涌上心头,我情不自禁地触摸妈妈那颗乳胶化的头,感受着嘴里变化多端的细致构造逐渐压迫、搾取着肉棒的舒爽感。

  「啾噜!啾噜!啾!噗、噗啾!噗啾噜噜!」

  妈妈的紫唇含到了肉棒根部,没有像色情片那般前后摆动,我却能感受到从嘴唇过后的每一寸肉棒都受到油腻而酥麻的吮弄和舔逗。不管是理应碰到喉咙、却笔直深入的龟头,还是给变形拉长的人中包覆的棒身,每处都传来教人受不了的亲密吸吮感。

  妈妈和老爸上床时也是这副色情的模样吗?也会和现在一样,为了吸男人的阳具而像只丑陋的章鱼般拉长嘴巴吗?想像着妈妈用平常的脸吸出这种淫荡的嘴巴,射精冲动急速冲上心头,而我丝毫没有抽出老二的想法,就此放松全身力气、任凭妈妈贪婪的紫唇将精液吸取出来。

  「噗啾!噗啾噜!噗、噗噗!噗啾噜噜噜!」

  「呜啊……!」

  温热油腻的乳胶嘴巴猛吸之下,我呻吟着闭起双眼,往妈妈嘴内射精了……乳胶构造停止了遍及肉棒全身的吸吮,改用像蛇一般的长舌头边舔、边缠绕到龟头上,当油滑的舌头完全吞没龟头时,旋即展开强而有力且富有层次感的搾取。

  「啾噜、啾噜、啾噜噜噜!嘶噜、啾噜、嘶啾噜噜噜!」「啊……啊啊……!」-

  有点酸痛,但是非常舒服,即使精液完全排出,仍然从整颗龟头感受到既酸又爽的强烈快感。就在这股爽到想射精、却只是酥麻地空转的快感俘虏我的肉棒时,吸紧阴茎根部的紫唇开始往后缩回,我那被吸到表面浮现一层油光的老二伴随浓烈乳胶味重见天日,最后只剩龟头还被含住啜吸着。

  「啾噗!啾!啾噜!滋噜!滋噜噗……!」

  差不多又被吸了半分钟左右,妈妈才噗哈一声、嘴巴开开地吐出龟头,并让我看她嘴里的蛇状舌头融合、化为正常舌头的动作──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称她为妈妈了……

  「齁噜……!齁咕噜噜……!」

  在我二度勃起之际,用乳胶状眼眶盯着肉棒的妈妈发出了奇怪的呻吟,嘴唇一下张开、一下噘起,看得我忍不住蹲下身来,双手贴到她柔软的双颊上,以两手的姆指将她嘴巴两侧稍微扳开来看。

  「嗯噜……!嗯噜咕……!齁咕……!」

  原来是无法被乳胶吸收的精液还黏答答地积在妈妈嘴里。虽然她可以做出吸吮、舔弄等动作,似乎就是拿液体状的东西没辄。我左手继续扳开那张既光滑又柔软的嘴巴右侧,右手中指伸进妈妈的嘴里,将她口腔内的精液逐一勾往嘴外。

  「嗯咕……!嗯咕呜……!嗯……!」

  摸不出半点瑕疵的乳胶触感有股特别的魅力,彷佛正摸着新生出来还薄薄一层的皮肤,柔顺到令人心情舒畅。虽然好像在清洗刚使用完的自慰套,可是因为它的表面实在太好摸了,轻压下去也柔软得和人体没两样,一点也不觉得费事。

  更何况,这具乳胶女体仍不断用妈妈的声音发出引人遐思的呻吟,甚至让人有股她正享受着被从体内挖出精液的错觉。

  不知不觉,我趁机把妈妈那光滑又柔软的口腔构造全都摸过一遍。不管是牙齿、牙龈、舌头还是黏膜,摸起来全部都是乳胶的触感,轻压下去又浮现出脂肪与筋肉混合的柔软凹陷感。如果稍微压得用力些,那个地方就会整个凹陷进去,宛如方才吸着老二的紫唇般含住没入其中的手指,但是只有油腻舒适的包覆感,没有吸吮或舔弄。当我抽出手指时,凹陷部位很快就恢复原状。

  「齁……!齁哦……!嗯齁哦……!」

  嘴里精液几乎排出的妈妈再度发出下流的鸣叫。这回不管我对她说什么,她都不再回答我了,连点头与摇头的反应都没有,只是一味地发出求偶似的叫声。

  尝试沟通失败让我感到沮丧又亢奋,我不知道该怎么让妈妈恢复原状,同时也对全身上下被乳胶塑形的妈妈产生了进一步的邪念。没能抗拒乳胶气味与那副肉感身材的我,终於还是把手放到了妈妈的紫色大奶上。

  妈妈那对表面光滑、内里柔软的巨乳大到一手无法掌握,就算以深紫色乳晕为中心、伸长五指掐揉着,仍然无法将整团乳球纳入手掌心。每当我揉弄妈妈的双乳时,她就发出十分享受的声音。

  「齁哦哦哦……!」

  比起色情片里娇滴滴的呻吟,变成乳胶状的妈妈只喊得出这种低俗的淫吼。

  尽管声音确实是妈妈没错,总觉得很难和平常的她划上等号。但也正因如此,回想着平常那个总是很可靠、经常装可爱的妈妈,带有乳胶气味的淫吼声听起来就更下流了。

  妈妈的乳头……好大。像是去掉半截的姆指,直径大概超过一公分,高度则有两公分左右──是可以用食指与姆指夹住并快速搓揉的尺寸。

  「齁哦……!齁呼……!齁……呜欸……!呜嘿欸欸……!」妈妈的叫声开始变得高亢,有点奇怪但还算悦耳,我想她应该很舒服吧……对妈妈的深紫大奶头接连搓揉快一分钟,可以清楚感觉到乳头在手中慢慢地伸展,变得更粗、更挺的勃起姿态了。直径大概只多一些,长度却足足成长了一半,妈妈那又粗又长的乳头就在大乳晕上笔直挺立,深紫色的光滑表面出现了油腻触感。

  「嘶……!嘶噜噜……!嗯噜……!嗯噗噜噜……!」被抠弄到乳头兴奋勃起的妈妈,嘴巴再度对着我的方向长长地延伸,我想她的人中大概拉长了三公分左右……紫唇引领着乳胶肌肤形成圆筒状,就好像是为了吹含着什么而事先形成极其下流的吸吮姿态,那是比起刚才要更像章鱼的变形口交嘴。从紫唇间伸长的舌头嘶噜噜地舔弄一番,圆筒状的嘴巴一前一后地伸缩着,一副就是要我把阴茎塞进去的样子……-

  老实说有点受不了那张嘶噜噜地吸舔着的口交嘴带来的诱惑,可是比起已经实践过一次的口交,我更在意的是──性交的感觉。

  「嘶噜噜!嘶噗!嗯!嗯噜!嗯噜!嗯噜噜!」弹弄到一半的乳胶舌头忽然凹成U字型,开始灵活地前后摆动。现在看起来,妈妈的变形章鱼嘴与其说是女性嘴巴,更让人感觉像是模仿着女性的某种东西了……

  我晃了晃头,将渴望把阴茎塞入妈妈嘴里的冲动全部赶出脑袋,然后推倒了她──妈妈的身体已经变成矽胶之类的东西,丧失了人体应有的韧性,从乳房到手臂都是相当柔软且富有弹性的触感──甫一落地,我就把依然在对空吸吮的妈妈双腿推开,握着肉棒来到深紫色淫肉前。

  乍看之下和自慰套没两样,但是定晴细看,就能看出阴道肉壁的线条、小阴唇皱折之类的;即使整个女性器由里到外呈现一片深紫,盯久了还是能分辨出肌肤、大小阴唇、淫肉、阴蒂各自独特的深浅。

  我一边回想妈妈温暖的笑容,一边将受到乳胶味牵引的阴茎伸向深紫色淫肉。

  仅仅是以龟头顶住阴道口,都能感觉到龟头前端与下方传出啾啵、啾啵的细微亲吻声,妈妈的淫肉正在主动亲吻着老二。於是我抱住──不,既然是乳胶应该不会痛吧──我双手重重地压在妈妈敞开的大腿上,十指稍微凹陷进去,闭起眼睛,深插入穴。

  「嗯齁哦哦哦──!」

  肉棒给乳胶肉穴舒舒服服地吸入、整个阴道犹如嘴巴般柔柔地咀嚼起来时,妈妈也停止了低俗的吸舔动作,转而迸出尖锐的淫吼。

  有股彷佛将莲蓬头放到水里对准私处冲刷的酥麻感,乳胶肉穴发出了许多强弱不一的连绵咕啾声,气泡般不断涌现的微弱快感从龟头延伸至阴茎根部,即使保持深插姿势也舒服到叫人受不了。

  「嗯齁──!嗯齁哦──!齁哦哦哦──!」

  妈妈似乎也感到舒服了,脖子一颤一颤地晃动着,栗子般的乳头更是宛如勃起肉棒般频频颤动。人类的乳头照理说并不会这么强烈地抖动,考虑到妈妈已经变成了乳胶,意外地可以接受这种舒服的表现方式。一旦接受了,就开始觉得妈妈那对兴奋翘起的乳头有够淫荡……我一手在她大腿上无意义地揉弄着,一手转而夹住妈妈的左乳头,像是手淫般上下套弄起那颗肥大的深紫色奶头。果不其然,妈妈叫得更激烈了。

  「齁哦!齁哦哦!齁!哦哦!哦哦哦!」

  被乳胶肉穴咀嚼本身就爽到不行,再加上妈妈又急又淫秽的叫声,要是放松下来肯定很快就会射精──但是机会难得,我可不想第一次做爱从头到尾都处於被动状态,索性整个身体都压上去,抱紧妈妈的双肩便开始动腰。

  「齁哦哦……!齁哦哦……!齁……!齁嘿……!齁嘿欸欸欸……!」妈妈的叫声变奇怪了,触感也变得强烈许多。比起自慰套要舒服的这股抽插感,就好像在干某种和人体有着微妙出入的活体。我在干着的是妈妈?乳胶体?-还是某种不可思议的活体呢?不管是什么,这东西带给我的都是前所未有的欢快,直到射精为止我不想去思考多余的事情了。

  「齁嘿……!齁嘿……!嘿欸……!嗯嘿欸欸……!」肉棒感受到的是乳胶的触感,全身抱紧的是妈妈的触感,两者毫无违和地在备受快感冲击的大脑、宛如受精卵般合而为一,使我胀到极限的肉棒即将爆发──

  「齁嘿欸欸欸欸──!」

  妈妈她,在我忍不住喷精的那一瞬间,迸喊出了最为激昂的淫鸣。随后,她全身开始分泌温热且油腻的东西,被我用力压扁的巨乳湿润得特别严重。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我只在乎这有生以来最舒服的一次射精,以及射精后持续被乳胶肉穴咕啾咕啾地咀嚼着的微弱酥麻感。

  就在我沉浸於妈妈体内的爱抚、抱着她稍事休息的时候,大门推了开来,我和乳胶化的妈妈赤裸相拥的模样被从K书中心回来的姊姊撞个正着。

  「你、你在做什么啊!太夸张了吧!又偷偷买了什么色情的东西啊!」「不是啦,你听我说……」

  该怎么解释……!

  「这娃娃是怎样,跟妈妈好像……欸!你该不会跑去外面订做妈妈的性爱娃娃吧!」

  「才不是!是爸爸从……」

  听我说啊……!

  「真不敢相信!竟然还找藉口!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妈妈!」──算了!

  一气之下,我将再度勃起的阴茎从妈妈温热的乳胶肉穴抽了出来,妈妈迸出的淫鸣吓了姊姊一跳。趁着姊姊因为我的裸体而急忙转过头去的时候,我捡起地上那条脏兮兮的眼罩,硬是套到她头上去……

  「做什么!喂!这什么啊!臭死了!」

  不管姊姊如何挣扎,只要套到眼睛上……!

  「你够了!不要以为你这样就……努……努齁……哦……!」成功了!眼罩开始膨胀了!

  「不……齁……!住、住齁……手……!欧……ㄡ……哦哦……!」粉红色乳胶迅速从姊姊的脸上扩散到全身,并在她那对总是傲慢地噘起的嘴唇、和妈妈相去不远的大乳晕与大乳头、意外地好像还是处女的含蓄性器等部位涂上洋红色彩。很快地,姊姊整个人就完全化为既不会生气、也不会反抗,抱起来十分柔软的乳胶了。

  「嘶噜……!嘶噜噗……!」

  噗,才刚成为乳胶,马上就垂下头对我的肉棒拉长了嘴、伸长舌头,姊姊该不会其实很闷骚吧!

  「嘶噗!啾噜噜!啾噗噜噜!」

  躺在地上的妈妈好像感应到竞争对手出现似的,也拉长她的紫唇、对着空气做出强烈的吸吮。

  我一手揉着妈妈的巨乳,一手插入姊姊那吸得特别紧的乳胶肉穴,欣赏着两张死命伸展的嘴巴从强烈的吸舔到不由自主地前后伸缩。一股奇妙的充盈感抹去了胸口的不安,对妈妈和姊姊产生的罪恶感也在迅速消失当中。不久,双手传来的油腻触感与股间的昂扬连成一气,我再也不去想她们是否还能变回原貌了。

  因为妈妈和姊姊就在这里──用她们贪婪到变形的下流章鱼嘴争相吸舔着我的肉棒。

  每天每天,都是专属於我的乳胶肉便器。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不一样的妈妈 下一篇:和坏蛋儿子的地下蜜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